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连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干部子弟,老三届,红卫兵,下乡知青,工人,宣传干部,文艺骨干,在职学生,青年团干部,作者,报纸总编,驻外办主任,公司经理,教师,艺术爱好者,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曾经的“左中右”  

2008-02-21 17:1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除了沙漠,凡有人群的地方,都有左中右”[1]

阶级的划分和阶级队伍的组织早已失去原定的经济和社会地位的依据,定性敌、我、友,单凭政治态度和思想倾向就足够了。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一轮紧接一轮的斗争回合中划分左、中、右,也就是划分敌、我、友。如反右,凡是在整风运动中对形势、对政策、对制度、对党、对干部作风的某一问题提出批评或持个人见解的,统统被划为右派(又分极右、右、中右三种),凡是反击这些批评或见解,为种种弊端护短的是左派,而追随左派不紧或反击右派不力的,则属中间派;我们历来不允许任何中立,立逼每个人做出非左即右的选择。又如反右倾,凡认为冒进、浮夸等问题很多,亟待纠正的是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凡讲成绩很大是九个指头,缺点很小是一个指头的则是左派。至于“文革”,则完全依据每个人对第几次路线斗争以至第几个斗争回合的态度划分左、中、右。频频“表态”,反复“划线”,不断“站过来、站过去”地“站队”,以致有“表不完的态,站不完的队,做不完的检讨,流不完的泪”的民谣。以“三家村”划线,以《海瑞罢官》划线,以聂元梓的大字报划线,以红卫兵划线,以工作组划线,以“旧文革”划线,以“革委会”划线,以二月逆流划线,以军队支左划线,以王、关、戚划线,以杨、余、傅划线,以样板戏划线,以斗、批、改划线……不间断的划线站队搞得人晕头转向,喘不过气来。一次站错,便被一脚踢出左派队伍,沦为专政对象。其间,投靠、押注、告密、叛卖、倒戈,政客行径腐蚀了整整一批人。

如前所述,大陆10年前这种阶级队伍的划分和重组。(一)不是依据马克思关于“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即经济关系产生阶级关系的解释,而是以政治态度、思想观点做标尺,甚至仅仅以在高层政治斗争中站在哪一边,跟谁走为准绳定性敌我。(二)以“文斗”攻心为主的方式制造持续的敌情紧张和不安全感。反复煽动、诱导、灌输产生的内驱力,反复坦白、检讨、自我批评产生的负罪感和解脱感,操纵、孤立、惩戒产生的心理震慑使绝大多数人心力交瘁,黑白莫辨,身不由己、惕司惶恐地投入斗争漩涡并不断向左转,再向左转。(三)并不全是目的,还是用来瞒骗、裹胁和驱策人的手段,使群众无条件地追随在上层斗争中获胜的某“路线”、某“司令部”、某人。以拥护还是反对(不允许弃权!)某一主张、方针、口号,某人、某事件来划分敌、我、友,靠始终逼人站在失足即坠的危崖边来俘虏人,是专制主义锻造明哲保身的龟缩和逆来顺受的奴性的有效手段。


[1] 《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428页。

[2] 《马克思恩格斯书信选集》中文版第63页。

标签: 曾经的左中右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