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连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干部子弟,老三届,红卫兵,下乡知青,工人,宣传干部,文艺骨干,在职学生,青年团干部,作者,报纸总编,驻外办主任,公司经理,教师,艺术爱好者,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撒约那拉!顽固的国粹主义  

2008-02-21 17:5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撒哟那拉![]顽固的国粹主义

日本人是怪人,日本语是怪语,整个日本文化,也都有些怪。——不少研究日本的西方学者是这样认为的。

直到目前,对日本文化的某些深层沉积物,西方学者们还是感到难以理解。同时口本也有人认为,这些民族根性,恐怕是外族永远也不可能认同的东西。

京都一夜,日方安排我们去祗园观赏花道、茶道、歌舞伎、雅乐、狂言、文乐。虽然说明不算正式日程,大家自主抉择,可以不去的。但是,一伙人还是兴致勃勃地去了。去了,又都说后悔了,因为节目次第演毕,作为观众,我们人人相对无言。对日本传统文化,大家很难有所毁誉。不但没有听懂,也没怎么看懂。

只属于日本人的东西,中国人不懂也无妨。就象只属于中国的东西,我们不必强求外国人懂它。

民族文化的深厚久远,像是老树的盘根错节。在现代文化的围追堵截下,它总是处在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状态下。传统越是衰落,就越是诱人去寻根。其实,寻根正预示着根的丢失。当人们加倍珍惜自己的传统文化时,这种珍惜所标志的,正是传统文化在加快脱落。在现代化进程中,哪个民族不是如此?

封建时代的日本,从中国学去了佛教,学去了三省六部,学去了道德儒学,学去了文字和建筑,因而有了“和魂汉才”的文化。“和魂汉才”,更新了上古的日本文化,却没有出现,也不可能出现全盘汉化。道教、宦官、科举以及同姓不通婚等等,日本就没有跟中国学。为什么?欲说也难,只能说任何民族对外来文化的吸收,都有其自然选择、淘汰和过滤的本能。“狂沙吹尽始到金”,在不断更替中,新的国粹总要取代旧的国粹。日本没有科举制,却有自己的幕藩制,也一样能支撑它的封建政权。为了“攘夷”,德川幕府还颁布过《锁国令》。

日本在亚洲的最初崛起,得力于它的近代工业,而日本的近代工业,则产生于“和魂洋才”的实行。与严复英伦同窗的伊藤博文等人,在“倒幕”运动中创立了君主立宪制,从政治上为日本的近代化打开了闸门。伊藤等三个自由民权运动领袖的塑像,目前就立在国会前厅。前厅还留下了一个空基座,我问众议院秘书为啥空着,回答说,要留给将来的领袖,为创立日本政治体制作出新建树的领袖。

就是这样,百年前的日本人,靠变法打破了中古的国粹。成功的明治维新与失败的戊戍维新,拉开了中日两国近代化的前后距离,也埋下了后来中国挨日本打的祸根。

历史的误差起初并不大,不过是日本敢于奉行拿来主义,由摹仿而学习西方。也不过是中国抵制这种摹仿,不肯吸收西方文明。“优良而非国货的时候,中国禁用,日本仿造,这是两国截然不同的地方。”[]然而,就是由于这一点不同,都在近、现代史上,一再演出了小国欺凌大国的悲剧。

战后,麦克阿瑟改造日本的措施接二连三:日本人难以割舍的天皇,由神变成人了,极权的政治体制打碎了,垄断大财阀解散了,寡头的巨额私产没收了,大地主的地也平分了。至此,日本人战前的国粹——天皇崇拜,武士道的好战性和专横的君主立宪政体被美国人打碎了。

于是,多数目本人痛感今是昨非,开始下决心清除战前“那种自国中心主义的优越感。人们开始认识到,骄横和欺诈,是日本发展自由贸易的大敌,因而,也是重建和平的日本的大敌。从此,日本人开始痛改前非,幡然自新。

当然,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会这样做。但是,除了少数军国主义分子外,今天绝大多数日本人对过去的战争,都抱有赎罪式的忏悔,包括裕仁天皇在内。1986429日,日本政府集会庆祝天皇在位60年。、87岁的裕仁天皇说,回顾昭和以来60年岁月,想到以前战争使国民遭受牺牲,现在尚感痛心,并且痛感和平的宝贵。

国粹总是在被打碎。平心而论,日本奇迹般的今天,正是日本人民不断摆脱了顽固的国粹主义,在痛苦的自我否定中,在不间断地弃旧图新中实现的。“今天的日本人一改过去的怀旧病,增长了面向未来的意识。”[]当他们用外来文化不断更新国粹时,他们并不耽心会丧失本民族的文化特性,尽管每一时期,都有人发出忧心忡忡的警告。在分属于不同文化体系的东西方观念形态的交锋和较量中,优胜劣汰的法则,终于帮助日本人在本国发育出一种融汇东西的合金文化,并引起世界各国对这种文化的兴趣。

老实讲,日本的那点国粹,比起中国来微不足道,中国是世界上最富有国粹的国家。因此,汉民族自古就有强烈的自我中心的优越感。每被外族征服,我们还能虽败犹荣,因为我们以能够“同化”异族文化为幸。中央之国的优越,涵养着国粹主义精神,并使之源远流长。近代提出中体西用,现代提出洋为中用,都是这种自我中心的表现。

法国一家电视台,曾用地图册的分图来标明法国的地理位置,意在让观众大吃一惊:原来法国并非“世界的中心”。我们倒没有必要非用西方的地图,来表明中国偏居远东的位置,用以提醒人们走出自我中心主义。

自我中心,一般是用往日的荣耀堆积起来的。这种雄厚的国粹,成了我们吸收外来文化的消化障碍。正像由于胃肠  中塞满了早先的食物,这个人就必定吃不下新食物,或者吃下去也消化不了。事实上,我们确实走过对外来文化要么排斥、要么照搬的弯路。排斥起来全盘拒绝,照搬起来又生吞活剥,而且,这各执一端的两极往往纠缠一处,所反映的,正是一种消化障碍症。那个钢琴伴唱《红灯记》,那个交响音乐《沙家浜》等等,你说它是照搬也行,你说它是排斥也行,都没有错。

说穿了,中体西用、洋为中用的东西所以没有生命力,是因为这类东西不是东西方文化自由竞争的结果,而是我们强差人意的拉郎配。它不土不洋,不伦不类。这种人工的文化配合,只能产生没有再生能力的骡子,不会育出纯种壮马。

“以夷代华”,是中国近代最激进的思想家也害怕被戴上的帽子,因此,每遇外来事物,大家总是在如何“以夷补华”上下功夫。之所以不敢冒“以夷代华”之天下大不韪,原因也很简单,就在于我们始终保持着一个前提,保持着一个原则:汉族文化虽有暇疵,但它终究优越于世界各民族文化。尽管鹰有时飞得比鸡低,但鹰总是鹰。鸡飞得再高,也不能取代鹰。所以,从天性看,汉文化是优胜于其它所有民族文化的。只要我们剔去残枝枯叶,汉族文化仍然是世界文化之林中的巨秀。

自我优越,必然派生出企图“汉化”西方文化的顽强。这种顽强的同化力,甚至表现在鲁迅所指出的那一类小事中:对于托尔斯泰夫人,非要写成妥奶丝苔,欧文小姐,必要改作妪纹。[]这种同化的神功,我们周围今天还有。炸酱面馆可以更名为快餐部,庙会么,必然是信息中心了。公司也可以办成衙门,“革胡”[]必定能代替大提琴。夏时制,本来是为了充分利用目光,可是实行起来,午休时间反倒拉长,使人能够大睡特睡了……总之,一些现代事物一入国境,往往会悄悄化作人们喜爱的中国化事物。

“汉化”的结果怎么样呢?很简单,无非是款款地谢绝了那些“不合国情”的东西,暗暗地保留了自己割舍不下的东西。历代同胞的这一顽症,鲁迅早就给大家把过脉了:“谁说中国人不善于改变呢?每一新生事物进来,起初虽然排斥,但看到有些可靠,就自然会改变。不过并非将自己变得合于新事物,乃是将新事物变得合于自己而已。”[]

改革10年,变化斐然。然而,人们常为新事物在基层一推行就发生变异而头痛。一些崭新的政策或者办法,出台前深得人心,可是一经实施就被弄得走了样,还会生出不少弊害来。旧观念形态,似乎有宇宙中“黑洞”那样的引力,使你的大量新招栽了进去。深厚的文化土壤,能把幼苗染得面目全非,甚至使其种性变异。有鉴于此,我们要矢志保卫改革的革命性,决不能让种种“国粹”磨钝改革,拖垮改革。

用生产力这个“社会进步的最高标准”[]去衡量两方文化,可以帮助我们从种种扑朔迷离的所谓“辩证法”,即关于“东与西”、“体与用”、“主与次”的“辩证法”中走出来。真理都是极其朴素的:凡是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都是符合社会主义的,至少是社会主义允许的。既然那些关于西方文化的真假说、高低说、优劣说、正误说、雅俗说、善恶说、美丑说以及合不合国情说连篇累牍,弄得我们无所适从,那么好吧,现在有了一条标准做尺子,我们就可以用它来检验百家之说,看谁是顺应生产力来说的,看谁是离开生产力去说的。

不能离开生产力去抽象谈论什么主义,本身就包含有这样一层涵义,即“所谓文明本来是一个整体,并不能单独采用它的科学技术文明。”[]这就是说,引进外国的科学技术文明,就不可避免地要引进与之相适应的政治、伦理、文化观念和思维方式,因为现代文明是一个完整的价值体系。

学者们一再指出,人们不能“天真地憧憬:他们既可以取得美国这样国家的财富和技术,也可将那些毁灭传统文化的现代技术价值观念拒之门外。”[]这个道理,无疑是与中体西用、洋为中用不锲合的,却无疑是与生产力标准锲合的。不能离开生产力去抽象谈论上层建筑、观念形态,就是要承认生产力决定上层建筑、观念形态,承认它们的变革必须适应生产力的要求。生产力的这种要求,首先来自最先进的生产力,即从西方引进的生产力。

马克思喜欢“人所具有的我都具有”这句话。其实,这正应该是现代中国无产阶级的胸襟:人类所拥有的,我们都要拥有。当然,其中也包括不去拒绝爵士乐、摇滚乐、抽象派、印象派等等。我们不能再让自己锁闭一隅,继续用狭隘的视界去抵制现代事物的传播,从而不知不觉地把人类共有的现代文化拱手让给西方,把落后的“国粹”留给自己。

以前,我们的狭隘,在于不知道自己狭隘,我们的懵懂,在于不知道自己懵懂,我们的小家子气,在于不知道自己有小家子气,原因很清楚,是左倾思想把我们与西方文明隔绝起来,使人们陷入敝帚自珍的陶醉中。改革开放到今天,到了我们对种种残留的“国粹”观念挥挥手,喊一声“撒哟那拉!”的时候了!



[] 再见。

[] 见鲁迅《禁用和自造》。

[] 见户川猪佐武《战后日本纪实》。

[] 见鲁迅《华盖集·咬文嚼字》。

[] 把大提琴的音箱换成大胡琴筒子,曾叫做革胡。

[] 见鲁迅《华盖集·补白》。

[] 列宁语

[] 见吉田茂《激荡的百年史》

[] 见里夫金等著《熵·一种新的世界观》。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