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连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干部子弟,老三届,红卫兵,下乡知青,工人,宣传干部,文艺骨干,在职学生,青年团干部,作者,报纸总编,驻外办主任,公司经理,教师,艺术爱好者,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杨连宁:求善不求真,善也不会真!  

2008-07-12 08:1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连宁:(题)求善不求真,善也不会真!

    小布什常闹口误,惹得满世界拿他取笑。连他额头磕伤,咱都知道是他在家吃饼干时被噎晕过去撞的,咱也知道他没有克林顿的“拉链门”——我这么说好像个长舌妇:专热衷打听别人家的事,其实我还是更关心自家的事——利害攸关嘛。只是咱们领导人讲话谨慎,一句一顿,不容易出现口误。但百密一疏,2001年7月1日首都体育馆歌咏大会上,领导人把“你们铿锵有力的歌声”误说成“坚(jian)锵有力”。我当时在看现场直播,没觉得是个问题:播音员还读错拼音呢,何况那是个易错字。可转天看新闻不对了:编辑把那个说错的“jian”音挖补为正确的“keng”音,打了个补丁为领导修正了口误。我猜想他们不可能再找领导人补录,定是有人冒充领导人录了那个发音——好大的胆子,竟敢学领导人讲话!这件小事常令我琢磨:怎么宁肯造假也要维护领导人一贯正确没口误的形象呢?本来我们是完全能够接受领导人口误的嘛,我们自己的口误比领导多的多嘛。可是你用造假来修正口误我就难以接受,觉得你既拿领导当演员,又拿观众当傻子。

   为什么同是领导人口误,中美媒体会有不同呢?根子应该在哲学的不同上。亚里士多德说:“我爱我师,但更爱真理。”斯多葛先哲认为“无知和欺瞒竟然强过智慧就是一种羞愧,”“辞别人世而从未有过说谎,虚伪,奢侈和骄傲的嗜好,是一个人最幸福的命运(见《沉思录》)。”维科说:“真理即事实。”克尔恺廓尔说:“存在先于本质大于本质”等等。举这些你并不陌生的名言是想说,西方哲学没有把追求善,追求美德这些价值追求与探求事实,探求知识,探求真理分开来,对立起来。就是说,他们把求真当求善,判断事实时保持价值中立——只要是事实就能正视!喜欢不喜欢都得承认。领袖口误算什么?人都会说错话嘛!由于持有求真就是求善的哲学,他们不怕脱裤子亮丑;所以我们能拿来骂美国的那些个坏事丑事,全都是美国记者不怕家丑外扬告诉我们的,就像伊拉克人能知道美国兵有虐囚恶行,靠的是美国记者的披露。我们公布的美国人权不良的白皮书,也是无须派人刺探信手就能拈来的美国新闻。估计美国公布的中国人权白皮书是美国间谍干的,不是取自中国的公开媒体,也就不能在中国的媒体公开,同义反复,顺理成章——但这么做好像又变成了咱替美国间谍保密?咱替他们保的哪门子密嘛!试想,一个中国人揭了国内的弊端,又被外国人拿去当成攻击中国的炮弹,在中国你会被骂成“汉奸”并有挨打的可能,会不会判刑我不知道。而在美国,那些专揭黑暗面的记者都安然无恙地挣着大钱,没人说他们是“美奸”,尽管他们的爆料都成了我们的炮弹。呵呵,看来西方人就是傻,他们的哲学只顾求真却忘了保护自己,就是不怕露真家伙,要不他们跑来三亚还要裸泳呢,脸皮真厚,也真傻!

    我们中国哲学不是这样,我们脸皮薄。我们把面子,把道德价值追求看得比事实判断更重要,哪能随便就脱裤子呢?往光鲜里穿还来不及呢:光彩的事多多益善(找闪光点),不光彩的事最好没有(消灭在萌芽中),有也当没看着。这么说有点不妥,好像把我们说成王小波笔下的花剌子模国王——奖赏送来好消息的信使,把送来坏消息的信使再送去喂狮子——指望以此能壮大好事,消灭坏事。咱没有花剌子模人那么傻,以为坏消息没了就等于坏事也没了。还是用我在《咱别再当8岁的小孩成不?》里的话说吧:只要是好事,咱就大张旗鼓,注点水也没啥;出了坏事能瞒就瞒,瞒不住就“加强正面宣传”,“正确引导舆论”,“让坏事变好事”——硬是能把遭了灾死了人的悲痛事办成庆功表彰的喜庆事。咱中国人的“红白喜事”里就有咱“化悲为喜”的能耐,可我学不会。我老父亲85岁去世时我只有哀恸,有人再劝我我也无法转圜窃喜去按照中国哲学“回避死亡”(周国平语),或破涕为笑学阿Q的“精神胜利法”,我做不到。

  价值追求压倒事实判断的哲学在中国源远流长,道德君子与科学探索古来就是两回事,求善与求真到今天还是分开了对立了说的。比如某中学的校训就是:“先学会做人,再学做学问”——你看他那个时序安排:不学知识就能先学做人?你就知道他的道德教育今天还是个与科学理性无关的什么“人之初,性本善”或上级文件,而苏格拉底认为“求知才是最大的善”!我无法想象不学知识就能有美德,就像我打小就无法想象只红不专的人是个什么样子,难道就像那些不学无术一心只想当官的人那样?不会吧?但我能想象“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被剥夺受教育权等基本人权后的弱势样子——女性长辈如果只伺候男人而自己不上饭桌,我就会恻隐得吃不下饭,一定要与她同桌才吃。

    某大学的石刻有“以德御才,恃才败德,”显然是“以红御专,只专不红”的翻版,不但把道德教化与科学理性完全分开了,而且要用道德管住知识。因为他断定依仗学问会败坏道德,只钻知识的人道德不好,道德好的人就不能只讲学问,就不能来真格的:这不是等于发布了伪善主义宣言嘛!我服了他们敢往石头上刻这8个字的勇气:校舍虽建成了包豪斯风格,刻成石头的理念还是宋明理学的精髓:“德性之知,不萌于见闻”(张载语)——求善与求真无关!其实骨子里还是惧怕科学理性(知识越多越反动嘛),要拿道德教化来封锁知识探求,要以“家长式政治与家庭化道德”(黑格尔语)来禁锢科学研究和知识理性。学校里都潜伏着上述反智主义和愚民主义并驾齐驱的毒素,难怪我们会把教育办成反教育——亚里士多德说教育的本义是“在教师指导下学会独立思考”,而不少学校干的是“在教师的灌输下取消独立思考”!

     你会问了,把追求善,追求道德放到追求真,追求事实之上有什么不好?我来告诉你:它会导致道德至上,道德与政治不分,道德与信仰不分,道德泛化得乱麻一团,出现背离真实的假善假道德,出现每天都包围着困扰着你的类“哈姆雷特之问”:说真话?还是说假话?玩真的?还是玩假的?那些背离了科学理性的道德规范,会天天把你逼到这个墙角。比如把道德当成了信仰,大公无私和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信条好不好?当然好。能不能做到?做不到。为什么?合理的利己主义是社会进步的原动力(亚当斯密语)嘛。做不到还要做怎么办?以私充公呗,假公济私呗。毛主席说的是“为人民服务”,做的是“举天下以奉一人”(黄宗曦语)嘛。毛主席教导的做“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你也做不到,怎么办?装呗,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呗。看!明规则与潜规则出来了两套,真面目和假面目出来了两面,真话和假话出来了两种。

    背离了科学理性的道德规范破坏了人类道德的绝对主义底线,弄出了一套相对主义道德。比如,不能杀人,不能撒谎的底线会随给出的条件而变,给出了政治条件:杀“四类分子”就是立功,骗阶级敌人就是机智,要是小孩子还会撒谎骗敌人,更是英雄少年(如王二小,不知是否真有其人)。推演开来,同是因洪水中捞木头而死,抢救公社电线杆的是“重于泰山”的烈士,捞自家椽子就轻于鸿毛;对上级撒谎是不忠,对下级撒谎是“保密意识强”;为亲友徇私是“讲义气”,不给外人办事是“讲原则”。刚才还在单位点头哈腰地叫“张科长”呢,转身在街上没认出背影就吆喝:“让开,老头!”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对上一套,对下一套,对内一套,对外一套,这种道德形象怎么服人?

    看来,求善却不求真,那道德标准就会变得乱成一团,叫你难以把握,最后只能诉诸终裁,听“最高指示”——像我年轻时那样只听毛主席的,连俺爹俺娘的都不听。为什么?因为一个社会“最可怕的局面,莫过于道德与信仰不分,政治又与道德不分,在政治,道德,宗教诸方面,只有一个立法者和权威,那个国家走向专制主义就是不可避免的了”——这话有点危言耸听,声明一下,我哪有水平说,是那个说“绝对的权力会绝对腐败”的阿克顿勋爵说的,别安在我头上。

    我现在一听到专家或发言人在媒体上评论美国就产生“意义障碍”——听不进去。为什么?不是他们评论得不在理,而是评论者的道德不降服我,不能受我敬重——我受不了他们“鸡毛掸子倒着拿——硬杆打别人,绒毛抚自己”的双重道德标准(年轻时叫“马列主义手电筒——只照别人,不照自己”):说起别人家的事浑身上下都是嘴,轮到说自己家的事仅有的一张嘴都不往开了张。怎么真的就当起了长舌妇,只敢隔山打牛地数落邻居家的鸡零狗碎,不敢数数自己家的钱柜粮仓被盗了没?还是怕当家的男人横吧?怕说错了话挨板子吧?这种“无才便是德”的小“奴家”还能剩下什么德呢?——“护犊子”护短不是德吧?说“打死自家孩子你也别干涉”不是德吧?“王顾左右而言它”不是德吧?“吃柿子捡软的捏”不是德吧?“为尊者讳”不是德吧?“屋内饮酒,门外劝水”不是德吧?

    总之,今天中国有谁仅背靠一套罔顾事实,背离常识理性的多重又多变的道德标准,又是一副强词夺理的蛮横而不诚实的态度,外加上自己密不告人的那点儿钱上的色上的不检点私生活,还没搞清有没有“拉链门”呢,就要跳出来跟美国叫板,跟那些秉持天主教绝对主义道德观和节俭严肃生活的美国人争夺道德制高点,无论是谁,高官也罢,“愤青”也罢,我都会劝他打退堂鼓:算了吧!你先让自家老婆孩子敬重了你,再跟外人叫板吧。自己子女都不服自己,老犯上作乱地闹事呢,还想大义凛然地领导外人呢,拉倒吧。

    而且,咱应该学6方会谈“行动对行动”——道德最本质的特征不是用来说的,而是用来做的:美国人每年从中国领养走几千名病残孤儿!我在街上常见老外抱个残疾小孩,开始还怕他们是跨国人贩子呢!但一想就打消了顾虑:抱走残疾娃娃?中国人贩子都不干的事,老外能那么傻?现在看来我还是个中国式假道德:太精了——美国人就是傻,不光是在三亚裸泳,还放着舒坦日子不过,抱中国残疾娃娃去花钱受累地养着!“行动对行动”,咱谁抱来了美国残疾娃娃?举一下手,我建议给他开表彰大会!怎么小布什就不懂得找闪光点“正确引导舆论”呢?——每年表彰一下那几千人嘛,是不是怕主席台上坐不下?还有,人家两届国务卿都是黑人了,这回黑人要当总统了,咱谁敢“行动对行动”?

    看来小布什是傻,听任全世界批评自己而不制止,最后可能把自己弄成安提斯坦尼说的“国王的命运:行善事而遭恶誉”(《沉思录》),下了台还得把权交给少数民族,惨!全然不如咱毛主席聪明,弄成了“做恶事却享美誉”,权也没乱交——美国人就是不如中国人精!

    一句老话结束本文:“善欲人见,不是真善。”天天靠歌功颂德活着,没劲!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