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连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干部子弟,老三届,红卫兵,下乡知青,工人,宣传干部,文艺骨干,在职学生,青年团干部,作者,报纸总编,驻外办主任,公司经理,教师,艺术爱好者,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杨连宁:提防这类“倒霉孩子”祸害大家!  

2008-08-27 18:3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连宁:提防这类“倒霉孩子”祸害大家

  “只是觉得好玩,”贵州5个山村顽童扔石头砸坏了路过拖车上的4台新宝马。司机坐地大哭:“叫我怎么赔得起?”修复费用须30余万,经交涉村里只赔5千——天津人骂惹麻烦的孩子为“这倒霉孩子!”我认为管那些逞一时之快祸害了社会却无力负责的闯祸者叫“倒霉孩子”更恰当——别以为顽童闯祸是个案,中国多得是,咱一直深受其害。

  刚下海时有朋友嫌我贷款太少,支招说你该学大款:“贷它1、2个亿,下海游泳银行都怕你淹着!”后来的事被不幸言中——贷款少了得还,贷款多了还不了,怎么办?转不良资产公司了。论偿债能力,30年前中国人人平等,全都是穷光蛋——“零偿债能力”起步。干好了能偿债,干砸了就是要钱没有,要命1条——谁叫咱此前30年消灭了私有财产呢?发了的咱不说,砸了的就是闯祸顽童——我见过好几个把几亿到几十亿弄没了的,枪毙的动议不会有,关进去还得哄着,怕威胁自杀:他死了你找谁要钱去?不像那些立交桥上作自杀状的穷人,还有人逗他:“跳哇!跳哇!”——人家负债若干亿,保护还来不及呢!有个三长两短,非拿看守失职是问!

  黄世仁完全被杨白劳劫持,银行有了人质情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反而同情欠债人,就像家长不能打死闯祸孩子只能替他买单一样。我敢打赌,当年银行那几万亿呆坏帐主要是这些“倒霉孩子”闯的祸。只是不像那村里只能凑5千,咱可是全国人民共同凑钱为他们买了全单,连个折扣都没打:给银行注资用的是纳税人的钱——这件事也叫顽童闯祸,大家赔钱——糟心的是咱们倒霉而这些孩子并未倒霉。

  活过50的我知道知识和知识分子都有可错性,普通人更有易错性。所以,人生一世得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地避错纠错:你忘带钥匙都会弄到破门换锁。小到割破手指或徒劳奔波,大到牢狱之灾或命丧黄泉,都是人为自己犯错付出的代价。但社会上顽童不少,他犯错或牟利却害你倒霉替他买单的事也不少,我最近就碰上几回。

  我买珠子穿门帘,说好了多退少补。可你拿多余的材料去跟店主商量,按原价打8折不退光换成不?怎么说她也不允。气炸了我拍了桌子,拍裂块玻璃非要我赔1千,说玻璃碎了她的财运,两个女人赖在地上哭着不起身——结局是她犯错我赔钱。

  见马路对面同伴喊叫,那人不顾一切狂奔着横穿马路。我连刹车带鸣笛才避开大祸,只是刮蹭到他。不去医院检查,也不要交警处理,手机招来一伙亲朋围着,就要我赔他2千——结局还是他犯错我赔钱。

  想必开车的听过有“事故怪圈”——肇事者无损,受害者无辜。怎么说?就是引发事故的司机连身后出事都不知道就扬长而去,其实正是他的急变道急穿插或急刹车,才导致别人紧急避让撞成一团,撞出大祸。犯错司机可能还胳膊外搭吹着口哨呢,哪晓得自己身后早已人仰车翻,家破人亡!

  人得为自己的行为负上责任,而且这责任随财富,知识,权力的增加而增加。换言之,越富有越有知识越有权力的人责任越大,越不能容忍不负责任的“倒霉孩子”祸害自己和大家——就像布莱尔在清华反复跟学生解释干涉伊拉克的理由:“我们不能任由一个国家威胁到大家的安全而坐视不管!”为什么那些更有钱更理智更有权力的国家更文明更安定?因为人家更负责。就像我们身边有财产有知识有权力的人犯错也少,为什么?成本太高。

  亚里士多德长期考察各类政体后得出结论:“中产阶级占压倒优势的国家是最好,最稳定的国家。”你会惊异他的先见之明,就像惊异于苏格拉底回答自己的出生地:“我生于地球,”回答国籍:“我是世界公民”。你会反躬自省2500年后自己民族国家观念的狭隘。认为中产阶级最稳定是指“有恒产者有恒心”。街头当看客起哄撺秧子的,大多是穷人或无业者。家徒四壁加囊空如洗,意味着一个人不会失去什么也不怕失去什么,同时也意味着他不承担什么义务,不履行什么责任,不顾及什么后果——你就此去理解《共产党宣言》之结论“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却是整个世界”会更深切——反正我以此领悟了“穷则思变,穷则革命”的道理。财产赋予人责任与保守性。穷途末路者不免怀有挫折感仇恨感,其中有人铤而走险,加入反社会的犯罪行列——在当年这就叫“参加革命”,对不?

  贫穷而无法通过个人奋斗去致富,或没有个人成功路径,就必然渴望激变,诉诸革命,摧毁现存秩序。革命是对拒绝渐进改良和平过渡的报复。革命的“倒霉孩子”是中国陷入内战动乱的闯祸人。顺便说,我赞同国内为好赌的同胞开放港澳式赛马和博彩,使人民发财有望——堵不如疏嘛。

  我家乡人不说“穷则革命富则修”,说“穷生奸心,富生良心”。拿道德说人不对,但所谓“奸心”我理解是说家长和村里赔不起宝马只能耍赖,是说骗贷者利用信用恶意骗取银行财产,是说讹我赔钱的人装痞诈财——为所欲为却不用为犯错负责或赔偿,我的矛头直指被革命道德美化了的穷人是“倒霉孩子”——想奋起反击的网友稍安勿躁,先往下读。

  我当红卫兵闯过祸,煽动红卫兵的革命家闯过祸,结局是大家倒霉,我和革命家安然无恙。我亲见工人武斗队嗜血,也见他们掌权的“革委会副主任”在街头扇人耳光,还把女广播员女“牛鬼蛇神”女俘虏上了个遍,找“穷棒子翻身”的感觉。远至阿Q,近至杨佳,我认为全属穷人在不负责任地祸害社会。

  人类进入市场后,闯祸的责任会量化为货币。今天法官律师们天天忙的是多大过失赔付多少一类事,如丈夫出轨妻子就要多分家产等等。杨佳属于“要钱没有,要命1条”,所以即便死刑附带民事赔偿也是白搭——还得你我纳税人赔付给6个警察。换言之,受害人靠国家抚恤等于靠纳税人抚恤——经济上杨佳无损,受害人无辜,跟贵州顽童完全一样,他是典型的“逞一时之快祸害了社会却无力负责的倒霉孩子”。他为什么负不了责?没钱。不负责才敢胡来,就因为他不必负责。为什么不必负责?又是因为没钱。在这个意义上,“贫穷是万恶之源。”(荣格语)——试想杨佳是富家子弟,他能为索赔数额杀人?

  从法国大革命到文革,底层穷人理解的“自由”是为所欲为,“平等”是劫富济贫,“博爱”是“对敌人残忍就是对阶级弟兄仁爱”。于是,昔日强权前的愚民成了今日受害者前的暴民。嫌断头台太慢,他们携“手提式斩首机”巡视全国,一个“人民公安委员”处死了4000名“不良分子”。长期穷愁潦倒下的没教养与非理智,在“革命闯将”“先锋队”的褒扬下,造反穷人变得狂暴残忍地嗜血。待拿破仑收拾残局时大祸已酿下,闯祸孩子鸟兽四散,社会花N年慢慢疗伤买单,这不是文革和之前一系列革命的结局吗?

  让网友稍安勿躁是我不愿重演过期争论:富人说:“资本创造价值”,穷人说:“劳动创造世界”;或说“无产阶级是只会生孩子的阶级”,或说“资产阶级靠剥削致富”,等等。穷富之间没有不可逾越性,也没有道德优劣之分——我不是伦理裁判师(假如有这个职业的话),我是谈历史真相,不是在褒富贬穷。如果非要提到道德,罗素认为真正的伦理基础是把人人同等对待。

  一个健康公正的社会应关注和保护弱者,而不是赋予特定阶层以闯祸特权——为杨佳喝彩者似乎想要这种特权。你会说富人更不应有犯错特权,完全正确。富人比穷人少犯错不是他们聪明而是他们犯不起错——你问李嘉诚敢不敢出错?甚至敢不敢生病?他住院股价都会跌落。穷人比富人易错不是他们缺教育,而是他们缺责任,缺责任又是因为他们缺身家——没有钱只有命。大家受害要的是赔偿,要命有什么用?不如留给他本人。所以我希望废除死刑,刀下留下杨佳——明知不可而说之,我的同情就是伪善。

  依靠穷人变革社会往往“以恶除恶,使恶倍增”。依靠富人改良社会才可能“以爱易暴”,(托尔斯泰语)走出历史循环。所以,咱务必提防“倒霉孩子”祸害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