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连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干部子弟,老三届,红卫兵,下乡知青,工人,宣传干部,文艺骨干,在职学生,青年团干部,作者,报纸总编,驻外办主任,公司经理,教师,艺术爱好者,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杨连宁:半吊子市场是坏市场  

2009-09-01 20:25: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连宁:半吊子市场是坏市场

    杨小凯生前说的“坏资本主义”,指的是半吊子资本主义,“政府经济特权”和“官商利益共同体垄断”下贫富悬殊,民生维艰。他说的这种半吊子市场,当时远在天边的南美,眼下是否已重现中国?换言之,我们是否已经掉进了坏市场?我不敢断定。

    我敢断定的是,我生活在世界唯一缴费多过缴税的国家,每天一出门就堵在占全球3/4收费公路上的连串收费站前,不得不多加全世界最贵的汽油。我还断定我买不起举世最贵的蜂巢式小房子,承受不起大起大落的市场波动和朝令夕改的政令。作为纳税人,我们养活着占人口比例最高的官员、准官员和最昂贵的政府。我遇到的水、电、油、气、交通、通讯、网络、金融、地产、股票、教育、医疗的独占专营,垄断了大众必需品的消费。我还经常遇上形同敲诈的收费和利益受损后没有补偿,遇上破案率靠降低立案率而提高的警局,遇上中彩率畸低的官办博彩业,遇上赔率畸低的官营保险业。我四周到处是债台高筑的工程,到处是物不抵值的泡沫消费和面子消费。别人买的股、住的房、吃的盐、喝的酒、抽的烟溢出原值N倍,我不知道。反正,要我说中国是个好市场,我说不出口。

    但我知道什么是坏市场。我知道坏市场就是官商为刀俎,众生为鱼肉——宰你没商量。

    我敢断定英国是个好市场。没有官商,除了缴税不缴任何费,所有道路不收费,小区停车不收费,景点全都不收费,水、电、油、气都不贵。在英国花钱处处抵值,花得舒心,花得放心,绝不会被奸商巧取,更不会被政府豪夺。英国人平均工资才1、2千块。好在币值稳定,特别值钱:1斤面粉1毛钱,1斤鸡翅5毛钱,小餐馆吃顿饭十块钱,参团游全国80元。千元买辆小排量车,十万元买个连排小别墅。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没见过什么是好市场,你怎么知道什么是坏市场?一旦习惯了坏市场,就如久居鲍鱼之肆不闻其臭,你还以为市场经济国家都像自己这样呢。问题是,好市场里的英国人、美国人时常自我揭批丑闻,断不会自我夸耀;他们如久居芝兰之室,也不闻其香了。怎么办?只有行走于两个市场之间的人感同身受,才有点发言权。

    久居美国的学者(如高希均)说,美国人人成功和人人失败的机会是均等的,意即不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美国企业拼命赚钱也是慷慨捐钱的,意即不是“屋内饮酒,门外劝水”的。政府是抑强扶弱反垄断、抽肥补瘦的,意即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如此一比,你就不难理解什么叫坏市场了。如果说,好市场是经营者自由竞争、消费者自由选择的市场;那么,坏市场就是官商扼住民众的脖子强买强卖,你只能待宰羔羊般乖乖掏钱,没有半点讨价还价的余地。

    凡是涨价涨得你捱不住还得捱的,必定是官商垄断民生必需品消费的:水、电、油、气是你的必需品,因而是垄断的。通讯、网络、教育、医疗是你的必需品,因而是昂贵的。股市、楼市最赚钱,官家在其中吃得最肥。经济不景气下垄断涨价涨到利润超300%还要政府补贴的市场,消费不振下房价能涨过两万/平米大关的市场,恐怕不是什么好市场。

    也不能说中国都是坏市场,也有好市场:货品天天升级而价格却连连下降的手机、电脑、汽车、家电就是,特价大超市和廉价小菜市也是。但你发现,这些价格战硝烟弥漫、消费者受益无穷的好市场,都是外企、民企、个体户自由竞争的市场,消费者弹性选择的市场,全然不是国有垄断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刚性消费。为什么叫刚性消费?套用一句东北话:“必须的”——被垄断的全是必需品。

    因此说,坏市场是弱肉强食、贫富悬殊的,好市场是福利均沾、财富分享的。

    坏市场还是官贪商奸的,好市场则是官廉商诚的。为什么?因为官商恃权豪夺分了肥,剩下点残羹剩汁逼得商家不欺诈无以牟利。就像强势的狮虎吃剩下没肉的骨架,食腐的弱势动物相争时,无所不用其极一样。在这个意义上,贩假、走私和地下黑经济屡禁不绝,是由于管制、垄断和敲诈绵延不绝。

    格局决定结局。连串的对比还有:坏市场是利令智昏、伤天害理的,好市场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什么叫“利令智昏”?通俗地说,就是赚钱赚得丢了良知,伤天害理。再说白了,就是要钱不要理,要钱不要脸——到处拦路收钱的收费站,为了收钱制造拥堵,把高速路变成低速路,是不是要钱不要理?动辄罚款兼收滞纳金,交了罚款可以排污,可以超载,可以色情服务,是不是要钱不要脸?

    坏市场还是投机猖獗、泡沫充溢的,好市场则是诚实守信、货真价实的。一套卖100万的房子仅是高楼框架中的毛坯间隔,与20元一盘的快餐仅是一勺米饭半勺菜一样,都是物不抵值,都是泡沫消费。一张60元门票进去人造假景却观之无物,与对钱包热脸对人冷脸的服务一样,都是诈欺式经营,都是投机经营。所以,不可持续的预期导致牟利短期行为,导致投机猖獗,导致经济泡沫四溢,繁荣变得虚假而脆弱,民生变得艰辛挣扎。

    上海今夏菜价涨上了天:自从1斤青菜5元,1斤菠菜10元后,眼见着市民手里不提菜了,眼见着农贸市场摊位缩减,生意清淡得像满街卖200万一套的房产中介店一样。说到房产中介店,不知中国人有否诧异感:一件只买区区百元的品牌服装也有个雅致店堂吧?一件只卖区区千元的家电也有个堂皇卖场吧?怎么每笔几百万的房产交易,都在街边不足6平米、小过快餐店的简陋门面里成交?你满世界见过这个中国特色没?一句话,“今天的钱不是钱,明天的债不是债”。这类随时准备撤退的交易,使得其赌博性、投机性一目了然,就像“连赌场都不如的”(吴敬琏语)股市。大陆股市瞬间大起大落,不但改写了世界股市历史,还能令澳门赌王何鸿燊大跌眼镜。不信你去问问他,他的赌场中注率要是像大陆股市这么个玩法,他能活到今天?

    坏市场是滥发货币,稀释财富、经济注水吹泡泡的:就像国内超市里的膨化食品,亮丽包装里品质轻飘飘。好市场币值稳定,财富恒久,扎实得没水分:就像英美超市里铅块般沉甸甸的饼干面包。市场经济在英国已经500年了,万元仍是大笔积蓄,百万元仍是大富翁。市场经济才20年的中国,万元够买个车轱辘?百万够买个小房子?

    投机成风的根源在哪?照杨小凯的说法,是源于“机会主义的政策”。批评政策咱不敢,但朝令夕改,踩刹车减速突然变成踩油门加速的政策急转弯,大家刚刚亲历了:奥运前,我们聆听的“双防”是:“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向过热,防止物价由结构性增长转变为明显的通货膨胀”,说“这两件事做好了,中国经济大船就会乘风破浪”。奥运后,我们聆听的“双防”却是180度的大拐弯:“防止下滑,防止通缩”。大家晕不晕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找不到北了。事实是,一声令下放贷7万亿,股市楼市又开始投机。

    中国一再期望摘掉非市场经济国家的帽子,跻身市场经济国家。别忘了,当年的改革设计是:1993年提出建立市场经济体制,2003年提出完善市场经济体制;从来没说过半管制半市场是我们的目标,也没宣布改革改成半拉子工程就可以了。但如今改革分明抛锚在半市场上。

    为什么改不动了?因为半吊子市场是块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左手有权,右手有钱,一边有权垄断市场,一边有市场可供垄断——左右逢源,财源滚滚。强势政府财大气粗,高屋建瓴下势如破竹,大手笔配置资源,谱写政绩,赢取执政合法性,谁还愿改到自己头上?全由市场配置资源,一元化领导怎么体现?

    法国学者白吉尔揭示中国近代史是:“每当执政者有能力主导经济现代化朝符合自身利益的方向发展时,官僚资本主义模式就会再现。”半市场是不是官僚资本主义?我不敢断定。但我知道政府为主配置资源不是市场经济。金融信贷是最大的资源,放贷多少?放贷给谁?银行能只听市场指挥不听政府指挥吗?利益格局决定变革结局。做不到市场为主配置资源,市场体制改革不就无果而终了吗?争取市场经济国家地位的努力,在旁观者看来,似乎不应主攻外交,而应主改内政才对。

    看来,半市场是难改了。坏市场能否变成好市场?当然能。眼下就有经济学家支招,怎么推动半市场起步迈向完全市场。怎么迈步?谢国忠的头一招:将房地产价格调低到每平方米相当于一至半个月的工资水平,启动全民消费;可民众还是没钱,怎么办?好办!他的第二招是:政府将国有企业的股份分配给民众,让全民当自己财产的股东。还富于民的这两招,民众肯定欢欣鼓舞,但是,想还富于民先得还权于民,没有政治改革,市场能变好吗?我断定不能。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