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连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干部子弟,老三届,红卫兵,下乡知青,工人,宣传干部,文艺骨干,在职学生,青年团干部,作者,报纸总编,驻外办主任,公司经理,教师,艺术爱好者,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高房价易破,权力资本难撼!  

2009-09-18 14:2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连宁:高房价易破,权力资本难撼!

    形容眼下楼市,用得上列宁的比喻:市场上叫卖最贵的往往是劣质货。能把浮尘、噪声和互扰环境下并不宜居的中国城市高密度单元楼,卖出个举世最贵的豪宅价,等于把生活必需品的面粉,卖了个豪华蛋糕价。这种源于资产估值的泡沫,不能不令人错愕。种下龙种,必然收获跳蚤。这不,最新数据更让人大跌眼镜,凸显了房产估值过高的“荒谬、妄为和极度违背常理”:国内住房总价值超过90万亿元,其总值已近中国GDP的三倍——涨价涨了没几年,资产泡沫已大的吓人!

    数据令人错愕在于房价估值令人错愕。而房价高估是因为地王频现,地价超估。全国仅2007年卖地就卖了一万亿以上。价值高估就是财富掺水,随生随灭的泡沫会吞噬真金白银。既然一套小房子能消灭一个百万富翁,听说中国有900万个千万富翁,那么,仅上海那9000栋楼,就能歼灭其一半了!照目前楼价计算,全国人民不用瞎忙乎,更不用从事农业、工业、服务业了,可以全年全休。只要每个城市每年盖上它几百栋楼,全国GDP绝对会超过30万亿,完成全年产值不说,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首富也不难!你不信?可以自己推算一下。

    斯密揭示国富与国穷之谜,在于生产性劳动与非生产性劳动所占比例不同:财富价值和资本积累源于生产性劳动:“富国都选择把大规模的资本投入到制造业上;而在封建领主经济占主导的穷国,非生产性劳动因其随生随灭的特点,其价值很难形成资本积累。”老实说,往资产里注水吹泡泡,就连非生产性劳动都不算。为什么?因为它会演变成会计账面游戏,不是真实财富的增减。就像海南房产泡沫破灭后,各家银行账面应收款过千亿,而真实价值不抵十分之一。总之,高房价随生随灭,更加易破。问题是,政府过分偏爱和鼓励地产投机增值,用斯密的原话说是“人为的、刻意的、违反市场法则的政策偏爱”,就是拿无偿或低偿的天然资源(土地)牟取暴利。土地的无本万利,在于“大自然不收取报酬”!这种“国家层面的资本运用”,无疑是国家资本主义追求自身最大收益的必然。什么叫国家资本主义?就是权力转化为资本!

    正因为权力资本能创造举世错愕的连串经济奇迹,因而,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类普世法则,似乎已不适用于中国;或曰500年来满世界都能验证的经济规律,一时在中国失灵。要说失灵,其实是当事人利令智昏,像醉驾者理智失灵一样。从小一根筋的我不信邪,就是不信教条,只信常识、常理和常规,只信人的本真感觉。我一生认定,凡是令全民倍感困惑、倍感痛苦的政策,都会短命,强悍如毛时代也不能幸免。眼下的高房价易破,但强悍的权力资本难撼。过去说经济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其实不然,人作为主体可以选择。一旦消费者不再选择买房脱富返贫,也就等于对权力资本的巧取豪夺说不了。

    我在《涨房价:最荒唐的致富白日梦》里说,一个穷人要想身不动、膀不摇地坐地成为百万富翁,莫过于指望自己脚下的房子涨价涨上天,舍此别无他途,除非去抢银行。其实,一个国家也是同理。一个国家要想在短期内超英赶美,必须“跨越式发展”——跨越依靠生产性劳动(制造业)积累资本的正途而步入邪路。什么邪路?就是把自己的玻璃珠包装起来卖个钻石价!怎么卖?就是漫天叫价,照着今天中国卖地卖房的架势,有样学样就行了。

    在斯密看来,偏爱资产高估值,是一种本末倒置:把结果当成了原因:住宅等资产昂贵,“本来是一国巨大国民财富的自然结果和象征,而非国民财富增长的原因”。我们的错倒,在于把高估资产当成了制造财富,当成了致富源泉。把生活必需品变成财富奢侈品,是斯密痛加抨击的亵渎神灵行为。为什么斯密会认为奢侈与妄为是“渎神”?因为它会造成社会财富的极大浪费:“地大物博的国家固然不会因为私人奢侈行为而贫穷,但政府的奢侈妄为却可能使国家贫穷”,什么叫政府的妄为?就是“一切不谨慎和没有成功希望的计划”。

    如今,谁不知道政府是最大的土地炒家?也是高房价的最大推手?其实,正当全民错把住房消费当投资时,你知道吗?在今年上半年GDP数据的统计中,国家统计局一改往日的统计口径,将房地产从投资剥离,计入消费了。似乎,失灵的法则开始显灵了。

    虽不相信,但我仍窃盼中国人能改写233年的市场经济学说。怎么改?把经济学的对象,由《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改为《国家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别小看国民改国家,只改了一个字。这一字之差,就决定了市场财富,是流入官家还是流入寻常百姓家。一直以来,我总担心咱中国人不把《国富论》当国民致富论来读,而是当国家致富论来读。看来我的担忧有点多余:亚当?斯密被打倒之时,就是中国人创造出权力资本无本万利定律之日!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