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连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干部子弟,老三届,红卫兵,下乡知青,工人,宣传干部,文艺骨干,在职学生,青年团干部,作者,报纸总编,驻外办主任,公司经理,教师,艺术爱好者,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杨连宁:幸亏翻番的还只是房价!  

2010-10-13 22:1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连宁:幸亏翻番的还只是房价!

我之所以这么说,绝不是说高房价没有严重损害民生,没有成为颠覆中国经济的最大隐患;而是说史无前例的财赤、信贷、投资膨胀挟带出的通胀祸水,幸亏决堤于房地产,房价成了蓄洪区。试想,如果不是房价翻番,而是粮油肉蛋奶菜等价格打着跟头翻番,我们还能安坐在此吗?虽然都是生活必需品,但围绕房子的早已是富人的游戏,与依赖粮油肉菜活着的低收入大众越来越远。你已经亲历了房价翻番,但你无法想象粮价、肉价也翻番,不是吗?

谁都不能不佩服中国人超常规、跨越式地“毕其功于一役”,把今后30、50年的资产升值空间提前用光耗尽,3、5年内令全国城镇住宅均价翻了一番,大城市翻了两番。一线城市的房价,早已离谱到1套房折合1个工人100年的工资或30辆轿车或1000台液晶电视,也令每个来访的老外大跌眼镜。他们惊诧的不是中国房价畸高,而是中国人收入畸低:月入2、3千块,怎么买得起每平米2、3万块的房子?

朱大鸣对此的解释是:“房价/收入比离谱的真正内在原因,是因为中国目前已经出现了一个非常庞大的既得利益阶层,他们并不依靠工资收入来买房,但他们却买走了大多数的住房”。有网友对此的解释是:“房子是用来炒的,不是用来住的;商品房是卖给银行的,不是卖给老百姓的。”我对此的解释是:炒房者已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他们不得不承担骂名,是因为从表面上看,是他们推高了房价,而其实不是。

房价能炒成个天价,难道能仅靠投机者的追捧吗?不是。任何商品,其市场价格为什么会长期高于真实、自然、均衡的正常价格?亚当·斯密认为,无非是出自5种原因:1,被人忽视的高额利润;2,自然垄断;3,行政垄断;4,行业垄断;5,拥有专利技术。一看这5个原因你就恍然大悟了:除了没有什么专利技术之外,国内房地产叠加了其它所有4项原因,房价长期远离真实价值还有什么奇怪吗?

一句话,房价是政府垄断、专卖的结果。不解决政府依靠土地食租的问题,也就解决不了高房价。为什么?因为中国的房价其实不是房价,是变相的政府征税。买房跟加油一样,也跟吃盐、抽烟、喝酒一样,都是在被强制征税。我的同龄人都忘不了,当年5元成本的上海全钢手表卖120元,娶媳妇也得买。2分成本的1盒香烟卖2角,上瘾的也得抽。一直以来你抽的“爱国烟”,与你今天买的“爱国房”一样,都属于变相纳税;跟不足1元成本的汽油卖6元,不足1角成本的供电卖1元/千瓦时一样,都是政府在回收民间财富。以眼下的价位,房价回收的是富人的财富,更是那些灰、黑色收入群体的灰、黑色财富。作为工薪阶层,你大可不必愤懑不平。

说实话,房地产领域,属于国内独占性最强,垄断门槛最高最严,强迫交易最严重的计划管制经济的残留领域,但它还是装得像个真市场,像个新兴领域似的。西方的开发商就是建筑商,中国的开发商近乎是政府行为的代理人。说得更透彻一点,政府才是真正的开发商,房地产公司不过是替政府打工的。打工的不应冒充老板,事实上,他们也不敢冒充,只敢时不时地表达一点不满,冯仑与任志强的言论就是证明。按理说,各地原有的建筑公司最有资格盖房子,对不?由他们来当开发商不就得了,哪儿用得着现在这批掮客般的房地产公司?然而中国的房地产不同于西方,盖房子不难,难在审批;国内离不了这批专业于服侍权力、熟练于斡旋官员的开发商,是由于费正清所说:“中国的企业不是造出较好的捕鼠笼来捕捉更多的老鼠,而是向官府谋取捕鼠专利”。也就是说,开发商的业务核心不是怎么盖房子,而是怎么搞到盖房子的专利。

别误会了,这个专利不是指什么技术,而是指垄断授权。什么叫垄断授权?就是郎咸平说的,国内在建房、买房领域里,自由恋爱是拿不到结婚证的;譬如小产权不合法。而所谓大产权,无非是强迫婚姻才给办证。为什么?因为这个行业的资源要素,如土地批租,银行批贷,税费征缴,规划报建等等,全是地方政府掌控最严格的核心权力。20年下来,房地产一直就是个官商垄断定价权也垄断信息权、话语权的领域。是个垄断者全然剥夺了消费者主权,消费者全无讨价还价余地的领域,眼下则是个真正的消费者全面溃败,落荒而逃、远远观景的领域。换言之,这个土地资源的资本化过程,就是一个权力资本由绝对剩余价值率的升高,带动含金率、设租率、寻租率不断升高的过程。“各级地方政府通过‘低价征地、高价卖出’,农民向政府转移的价值总额,据说高达20万亿元—30万亿元。“国进民退”的规模之大,令人震惊。”(吴敬琏语)

然而专家们的解释却云山雾罩。茅于轼说过:“房价高是由于老百姓太有钱了。”张五常说过:“喊收入不均是哗众取宠,喊房子贵是红眼病。”金岩石说过:“高房价是进城的门票,现在还不够高”,北京房价要涨到30万/每平。”任志强说过:“中低收入者免谈房地产,”等等。说这类言论云山雾罩,是说它们把政府垄断专卖制度下的强迫交易,说成了愿打愿挨的自由交易;把超市场性质的房价,说成是市场性质使然。

还是用郎咸平的话说吧。中国在建房、买房领域里,自由恋爱是拿不到结婚证的;譬如小产权不合法。而所谓大产权,无非是强迫婚姻才能办证。事实如此,但上述云山雾罩的话语却指鹿为马,缘木求鱼。指鹿为马是指:房子明明是政府垄断、强制专卖的,不得不捱高价是因为房子是必需消费品,不能不住,就像不加高价油就别开车一样无奈。但无奈却被说成是情愿,就像强奸被说成是卖淫一样,不是指鹿为马,又是什么?缘木求鱼是指:明明是政府严格掌控了房地产,才弄出离谱的房价掠夺了财富,激起了民怨的局面,市场失灵是由于权力显灵。但全盘操控却被说成是操控不够,过度干预被说成是干预不力;嫌政府管的不够、管的不严,主张政府应当加大力度管制房地产市场的话语,一浪高过一浪。对于寻求市场化解决之道来说,这类话语不是缘木求鱼,又能是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17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