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连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干部子弟,老三届,红卫兵,下乡知青,工人,宣传干部,文艺骨干,在职学生,青年团干部,作者,报纸总编,驻外办主任,公司经理,教师,艺术爱好者,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杨连宁:总理推销高铁算不算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  

2015-11-26 11:3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连宁:总理推销高铁算不算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

当媒体盛赞李总理充任高铁推销员力推“高铁外交”时,不知大家有没有打个冷战:国家领导人独爱独推“国家辛迪加(党国大公司)”(吴敬琏语)的国企,是不是有悖所有企业一视同仁的国民待遇普惠制度?而且,总理鼎力推销国企产品,是不是打破了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的禁令?

这么明知故问,不过是我矫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国企原本就是党政机关、党政干部在经商办企业嘛!谁又敢说,哪一个国企“党委书记兼董事长”或“党委委员兼总经理”,不是党委组织部任命的党政干部?

举世无双也雄冠全球,全世界都找不到中国主打的这种仿真体、近似值“企业”—— 时至今日,除了朝鲜、古巴、委内瑞拉,全世界早已没有主打国企的国家了;而且,除了本国,全世界也再没有一个主打国企却税负极高、福利极低的国家了;你还别不信,古今中外,依靠垄断国企富强起来的国家,没有一个

说到严禁党政机关、党政干部乃至亲属子女经商办企业,谁都记得,那可是党中央、国务院依据“政企分开、官商分离原则”,避免“谋取私利,与民相争”恶果,历年文件曾三令五申的呀,对不对?但似乎谁都失忆了,也都健忘了······

先甭说什么严禁亲属子女经商办企业啦,这类禁令,发布出来似乎就是专供违禁的——为什么?因为38年来,官员亲属子女大多是经商办企业的“成功人士”;换言之,社会上的“成功人士”,大多是党政干部及其亲属子女,不是吗?

这也就是说,既然有那么一个政经一体、官商一体的国企寡头垄断制度顶天立地地耸立在我国,那个严禁党政机关、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的禁令,从来就是令不行、禁不止地不攻自破的,近乎像个自我逗逼的黑色幽默,不是吗?

道理是这样的:对于“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企”三位一体的连体人来说,剥离政经一体,隔绝官商合一,犹如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一样,谁敢指望呢?换言之,严禁党政机关经商办国企,也就=严禁各级组织部任命国企领导班子,=严禁机关、事业单位、国企特权独占稀缺资源,=严禁政府垄断水电气+土地+住宅+汽油+道路+网络+通信+媒体+银行+保险+学校+医院,也就=严禁政府征地+卖地,=严禁政府举债+投资+控贷+增税+收费一样,谁能指望呢?谁敢指望呢?

毋庸讳言,国企是变市场经济为官场经济的怪胎。换言之,我国这个“官治、官有、官享”的政治体制,就是靠“国中之国”的垄断寡头王国支撑的;内部人控制的腐败丛生的国企,也是靠榨取同胞来养肥自己的。

同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国企是‘大阿哥’,民企是‘后娘养的’”(马立诚语),全社会也都跟着国企有样学样,争先恐后地傍官傍权,争当食腐动物,不是吗?

谁能不知道?所谓“共和国长子”,其实是本国的最大权贵,最大败家子,最大蛀虫;所谓“国家队”,也是场上专踢人不踢球的完败球队——你知道刚去世的诺奖经济学家诺斯,生前建立的产权、国家、意识形态的“制度变迁理论”,就是直指国企是经济史上“最靡费交易费用也最低效、最腐败的产权安排,是国家利用暴力潜能榨取与掠夺民生,以追求统治者(权力集团)收入(垄断租金)最大化的产权安排”。

没错,屎不挑不臭——反贪挑开的“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企”三位一体的血亲、姻亲、朋党、密友内部人分肥的食物链一时臭不可闻——也没错,国企是政经一体、官商绞缠、内亲外疏、肥水不落外人田的完美兼完败的“企业”范本,只能靠啃爹(啃老百姓即坑老百姓)存活。

人人熟知,垄断被列宁定性为寄生的、腐朽的、垂死的——寻根觅源经济史,秃头上的虱子也明摆着,国企这类破败权贵,分明是那个已没落、已消亡、已退出历史舞台的计划管制经济母体的遗腹子。

说穿了,公有制国企是早已宣告失败的前30年苏联模式的遗留物,是本该与其母体一同退出历史舞台的历史垃圾。如今它老人家之所以腐而不朽,垂而不死,完全是靠抢占食物链“制高点‘资源命脉’”(吴敬琏语),靠傍官傍权与啃爹(坑老百姓)存活着——说白了,国企是靠“主导产权、控制命脉、垄断资源、占领上游、支配关键、掌握要素”的红头文件拉大旗作虎皮,靠特权独占包着自己,吓唬并榨取老百姓食利自肥的。

 “说高铁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是吹牛”(王梦恕语)。我国高铁走了双拼日本+德国技术的拼盘捷径,技术被避开难点,跳过问题地硬拼起来,不互耦不咬合并不奇怪。也就是说,高铁技术是强差人意的拉郎配,配出的是没有再生能力的骡子,并没有育出纯种壮马。

曾几何时,超常规、跨越式的高铁翻车,摔过40人死,172人伤,直接经济损失近2亿元的跤。摔跤后不得不减速——提速后又减速=产能过剩,也=原本花在提速上的巨额投资白砸了,不是吗?7·23”事故报告认定,事故肇因不是天灾,国企腐败更是人祸,不是吗

换言之,高铁采购9万元1个抽水马桶,1·7万元1个感应水阀,对应的是高过打折机票的票价,也是国企“仅靠高投入而不注重技术创新和提高效率”(克鲁格曼语)的高耗低效机制痼疾,对应的也是1个西瓜30元,1斤菠菜10元,1斤豆角8元,1根萝卜6元,不是吗?

试举一例,靠暴利盘剥百姓赚钱的国企,最近竞标成功的印尼雅万高铁合同,中方出资75%才占股40%,投资无须担保也无须抵押,时速仅250公里,票价尚略低于国内——试问:这是否涉嫌赔本赚吆喝地输出过剩产能呢?

“天下所有的利润,统统构成为别人的成本”(周其仁语)。无一例外,国企的暴利,统统构成为全民的昂贵生活成本。为什么?因为“垄断的价格,在各个时期,在一切场合,都能够达到的最高价格”(斯密语)

同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实情是:现存31750家国企的绝大多数,要么亏损,要么产能过剩。包括1631家央企在内,国企利润的80%,都是靠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联通、中移动、中电信等不到10家垄断寡头超额榨取的民脂民膏!
  评论这张
 
阅读(337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