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连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干部子弟,老三届,红卫兵,下乡知青,工人,宣传干部,文艺骨干,在职学生,青年团干部,作者,报纸总编,驻外办主任,公司经理,教师,艺术爱好者,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杨连宁:亚投行离不开美国日本掺合吗?  

2015-03-23 09:3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连宁:亚投行离不开美国日本掺合吗?

杨连宁:亚投行离不开美国日本掺合吗? - 宁宁 - 杨连宁的博客

 

    离不开。既然美国担心“世界上最不透明、最靠政府驱动、最缺少监管的经济体”的中国会降低亚投行的标准,既然美国日本中国并列为50年历史的亚洲开发银行的前三大股东,既然我国坚称“亚投行是对现有国际金融体系的补充,与世行、亚行是互补关系”(楼继伟语)而不是分庭抗礼,那么,亚投行就离不开美国日本的参与!

    亚投行是中国资本短缺、资本输入在10年前变身资本过剩、资本输出后,人民币变身国际货币的试水,是国内钢材、水泥超出全球50%(GDP仅占13%)的产能输出,也是在跨国金融领域,后知后觉、后发追赶的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第一次有样学样地学步;因而,亚投行亟须与美国日本合作,而不是祈望美日退避三舍、袖手旁观!

谁都知道,铁路、公路、机场、码头之类基础设施,都是低技术、低门槛的粗笨活儿。初看上去,美日似乎不必进来搅局,跟中国分食那一杯羹,其实不然。钢筋、水泥虽是粗活儿,但有300年成熟历史的跨国金融操作却是个细活儿。

换言之,跨国银行积累的一系列成熟法规体系,需要中国就范;在西方国家看来,围坐打牌的游戏规则,不容中国独家推倒重砌!

    “跨国公司来验厂,不喝酒、不吃饭;查工资、看税单,数数茅坑才下单。”这个段子,说的是跨国资本甫入中国时的法律标准与人道标准。我在老家的1980年代,世界银行(WBG)以“粮援”方式投资黄土高原退耕还林还草项目。当地市县的干部与老乡,都熟知布朗小姐、玛丽小姐查验项目进展的较真故事,说,玛丽小姐还算麻利,布朗小姐太木讷,太繁琐!——其实,如今看来,那都是法盲遭遇法人的出糗故事。

    如今楼继伟所说的“特别繁琐”,仍旧是指国际金融投资的那些法规原则,不是中国人认为只要赚钱就能下单的:譬如7国10家银行2003年制定的“赤道原则(EPS)”(项目融资的环境、健康、安全原则),欧盟的“CE认证”(安全、卫生、环保认证),“FV标准”(绿色标准),以及操作程序方面的“TBT”“BOT”“TOT”方式等,都是繁琐的细活儿,都不是国内领导拍板后,就可以开工劈山跨水“满城挖”的蛮干活儿。

    我接触过初次造访中国的美国商人,既讶异于我国挖山填湖的道路,也讶异于高速路被收费站变成了低速路——排队缴费徒增的行车时间,几乎浪费了高速设计投资的改性沥青与转弯半径坡度。

谁都知道,在重商主义+官商一体的国内,贸易连年顺差,生态却连年逆差,基础设施建设尤其如此——投资高增长=污染高增长,几乎改写了那条著名的“库兹涅佐曲线”——钓鱼项目的资源错配,拿命赚钱的生态透支,在国内是明摆着的。

与国内所有大江大河与城市水系的厄运一样,我家门前的鸭尾溪,早已变亲水住宅为秽臭熏天的下水道与化粪池了——从海口市内的所有河道闸门直至三峡大坝、黄河大坝,诚如李承鹏所言,都像个定期冲污入海的马桶似的。

最讲究风水的中国人,早已把自家国土糟蹋得风脏水臭啦——“河两岸的人富了,河水臭了也干涸了”的“高排碳指数”,“人富了,空气毒了,怪病与怪胎也多了”的“全民污染总指数”一路攀升。“管你什么和谐社会,管你什么纲领的,人最关键的一个是呼吸的空气,一个是吃的食物,一个是喝的水。这些都不安全,什么幸福感都没有!”(钟南山语)

据悉,10年来国企对外投资一直是资不抵债的;其中明摆着一条,国企掌勺人内举不避亲,私吞大锅饭,就是个不治顽症。近年来,我国被别国吹哨叫停的投资争夺赛,已是一场接着一场了,损兵折将、血本无归的粗活儿、错活儿,你并不鲜见吧?

与创立亚投行(AIIB)的功利目标不同,世行(WBG)与亚行(ADB)早都是以“消除贫困”为人道目标的;其融资项目,大都是低息、无息的长期贷款为主,绝不追求急功近利的回款目标——遍布国内各地的这类项目不胜枚举,我国自身早已受益匪浅了。

联合国成立近百年来,国际金融法则已汗牛充栋。从投资担保,投资争端的调解仲裁,司法救助,到保护女工权利,禁止童工,最低工资,学历文凭学位的认证;从事故伤亡赔偿同等待遇,到保护科技版权、知识产权、工业产权、商标专利,到频危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保护臭氧层维也纳公约,生物多样性公约,公海油污干涉公约,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从海上避碰,海上搜寻救命到扣船、领海争端等,均有国际公约。

关键是,所有这些国际金融法规,都是以联合国一系列人权、产权、保护权公约为母法,为法源的。而我国在人权、产权、保护权及国际仲裁方面,不接轨处尚多;譬如,我国尚未批准已签署16年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尚未签署《武器贸易条约》,尚未与主要西方国家签署引渡条约,降低碳排放的国际承诺也未兑现,等等。

蹒跚学步跨国金融的亚投行,是不是应当先亦步亦趋地学习,然后再独辟蹊径呢?邯郸学步的AIIB,离开主导WBG已70年的美国与主导ADB已50年的日本,行吗?

 

  评论这张
 
阅读(968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