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连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干部子弟,老三届,红卫兵,下乡知青,工人,宣传干部,文艺骨干,在职学生,青年团干部,作者,报纸总编,驻外办主任,公司经理,教师,艺术爱好者,等等。

网易考拉推荐

杨连宁:送“九段线”随南海仲裁案一同翻页吧!  

2016-09-23 09:4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连宁:送“九段线”随南海仲裁案一同翻页吧!

杨连宁:送“九段线”随南海仲裁案一同翻页吧! - 宁宁 - 杨连宁的博客

 

其实,早在我国1996年签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时,就该翻页“九段线”了。为什么?因为每当履约新法规之际,都应当及时清理并废止与之违逆悖背的不合时宜的老规矩。

当年加入《海洋法公约》,是由于我国实现了自己谈判过程中力主的12海里领海与200海里专属经济区;而美国至今未加入公约,则是由于它力主领海只需3海里,经济区共享而不必专属;因此,我国在20年前签批国际公约后,早已不可能继续首鼠两端、出尔反尔了:你不能一边履约12海里领海与200海里经济区,另一边又坚守最远1000海里的领海或距菲律宾最近20海里的“九段线”,对不对?

履约新国际法,就不得不与时俱进,忍痛割爱祖训、族规内定的“九段线”——虽然其中有守之不住,弃之可惜的两难抉择——但脚踩两条船你终究做不到。然而每一任领导人最怕当李鸿章,也就很难去意决绝地卸下“九段线”的历史大包袱,坚持仍拿此“传统疆界”“未定国界线”做筹码与环海各国谈判。

左右为难也够久了:我国的海权声索(九段线)悖背本国签署的海权公约已逾20年了——这下子好了,终于可以被卸载、被解脱了:海牙国际仲裁法案彻底否决了“九段线”,等于给了本国领导人挣脱祖训、内规捆绑,超越历史遗训、遗规羁绊的下楼台阶;从此可以翻页过去,不必再为坚守理不直气不壮也说不清道不明的“九段线”苦其心志了。

翻页的本义即告别历史,不再执拗、不再坚守于昨天。我国主张南海仲裁法案可以翻页了,在我看来,也就隐含了本国不再执拗并坚守“九段线”的暗示——君不见打赢或打输这场国际官司的双方目前都不再死咬住法案说事儿了;要不是当事各国已经嗅出了中国权宜机变的暗中让步,原本风急浪高的南海风暴怎么可能减弱为低气压呢?

情势至此,你也不难回眸了,假如我国素有对国际法签约必履约的习惯的话,1996年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后,当时就可以刀枪入库,不再主张“九段线”了——犹如国内及时清理、废止与新法规悖背的旧文件一样。

怎奈老祖宗留下的大鸭梨、大腰果、大拖网型的“九段线”太过丰硕,太过诱惑,更可以高自标置,居高临下地大张口、出大牌与邻国讨价还价,我们也就任由这个历史包袱重压背上,直至这次依据《海洋法公约》的国际仲裁替我国卸下了这个历史包袱。

 “愤怒来自失败感”(罗素语)。九段线乍被否决,海牙仲裁法案令国民很伤面子,感觉输了官司,倍受伤害。耳不听+眼不见=心不烦,唯愿尽早翻过去法案这一页,似乎是受伤后不愿再被撒盐的本能反应。

“九段线”这段软肋为什么那么轻易被击穿?毋庸讳言,因为祖上留下的这个祖训族规,全然经不起国际法检验。你知道九段线出自1947年南京政府内政部在地图上用11段断续线粗略划出的中国南海海域范围,由于没有实地勘测,就没法标明经纬度;北京新政府继承了这一立场,随着完成了与越南的北部湾勘界,又把11段线缩减为9段线——何况前11段线与后9段线前后也不一致。

既然有通过谈判划界抹掉“传统疆界”的先例,那么谁都可以预知,假设我国与菲律宾完成谈判,9段线又会缩减掉4段,变成5段线。鉴于我国对“九段线”最远一段的纳土纳群岛主权属于印尼没有异议,那么你看,剩余本已不足的5段,跟马来西亚再完成谈判的话,残余的一段半段不也该从地图上注销了吗?

你知道九段线理不直气不壮的根由,在于它把国界划到了其它沿海国的家门台阶上:最近的一段离菲律宾本土仅20余海哩,最远的距我国本土上千海哩。既然如此单方面划界不公平,我们说不清道不明也不奇怪,因而,我国从来也没有正式澄清过九段线的确切内涵:是国界呢?还是领海界?是专属经济区界呢?还是大陆架边界?环海的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印尼等国,都对“九段线”内临近岛礁主权有声索,更导致九段线成了个名副其实的历史大悬案、大包袱。

我仔细看过南海专家们罗列的历史依据,千言万语被我归纳成了一句话:中国是环南海历史最久远的唯一自成体统的大国,而其它环海小国都曾变动不居,不成体统——这个历史依据也是俗话说的:我是先来的,体量很大,你们都是后到的,体量也小(中国早已成熟为民族国家,而环海各国很晚才形成为民族国家)。

显然,这个理据在联合国缔约国“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普适性法理面前理不直,气不壮,也就说不清,道不明——九段线被海牙仲裁法庭通盘否决,奇怪吗?不奇怪嘛。

你知道南海原本也不是一个“排排坐,吃果果”的平分秋色餐桌,环南海各国原本也认可中国的首席地位;万难接受的,不过因为那个九段线是个超越首席,独占整个餐桌的霸王主张,不是吗?至于岛礁,离谁近的谁占用,甚至离本国近离中国远的被中国多占用几个,不已经是个既成事实了吗?

说九段线的祖训、内规不足为训,是指老祖宗旱鸭子下海,拿楚河汉界式的陆权法则照搬到海权上,纸上挥笔画出的“九段线”,实在是于法无据的一厢情愿。当年《河殇》曾用黄色文明与蓝色文明比喻陆权传统与海权法理的天壤之别,标明领土与领海的确大不相同:

你知道外国坦克不可能擅入本国领土,而外国军舰却可以不必获准就“无害通过”本国领海——虽然美国军舰不愿到中国领海来以身试法,但中国军舰却率先垂范过:你知道201595艘中国军舰曾无害通过距美国领海12海里内的阿留申群岛海域,美国官员认可这是“遵从国际法的合法过境”。

每一代看地图的中国小孩会不会看九段线像个大鸭梨?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孔融的后人也得学会让梨:回到“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分餐台前,与“域内”“域外”各国共享南海。为什么?因为共用共享的海权完全不同于楚河汉界、各自为政的陆权,独占南海的“九段线”早该翻页过去,回归历史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0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